首页 / 正文

短篇小说:《普罗旺斯的郁金香》_天涯银河_论坛_天涯社区

       传说有一年, 普罗旺斯的某处, 瘟神暴虐。当地的人们携家带口, 背起包袱前往外地。
       恰逢冬日, 郁金香暗淡, 阳光难觅。冬日的人心因肃杀的风雪而丢掉低沉, 在岁末的良辰中无比多愁善感。难民们走了很远, 走到一处小镇, 正门处有两座大风车转动着, 像被赋予了生命一般, 时而赋有热情, 时而低沉。这儿能够为人们供给保护, 人们决议在这儿久居。当晚, 人们喝彩着, 庆祝远离病魔。新生命的来临成为天主给予人们涵义再生的福祉。但有时命运是多变的, 人心是难测的。在这个村庄中, 有一个地主家庭, 地主役使着当地的公民, 剥削着他们。虽然当地的农人对逃避瘟疫的难民非常欢迎, 但是地主家的富人们却不容许这些难民进入村庄, 地主家有钱有势, 他们是这儿的王, 农人不敢开罪主家。没办法, 当晚难民们就在小镇邻近的荒漠里安顿下来。但是, 苦中有乐的是, 当晚难民中有一户人家生下了一个男婴, 为难民们增添了许多欢欣, 人们称这个孩子为原海。无独有偶, 当晚, 地主的小老婆也生下了一个男婴, 人们称地主家的孩子为茵槐。地主由于得到了儿子, 非常欢欣, 赞同能够让难民们留下来, 并能够为他们供给衣食住行, 不过条件是要把每年劳动所得的三成作为地租交给地主家。困苦落魄的难民们无处可去, 只得容许。四季轮回, 郁金香花开花落, 春秋替换, 不知过去了数年。在这些年月里, 郁金香既见证了岁月流逝, 也见证了两个少年的生长。常常会有两个小男孩在郁金香丛里嬉戏奔驰, 时而躺在花丛里。原海和茵槐成为了一起生长的朋友, 两人一起去小镇上的天主校园读书。在校园里, 原海由于家庭的贫穷, 生活条件很艰苦, 不过茵槐常常出于友谊协助原海。在校园里, 每一晚原海都是挑灯夜战, 讲堂上原海也是优等生, 认真读书学习;而茵槐呢?朴实的一个花花令郎, 目不识丁, 常常与教师争论, 与同学产生对立、聚众斗殴, 对读书学习毫无爱好。他是地主家的令郎, 他便是校园的王。不过这些毫不影响这两位少年的友情。又是一个冬日, 郁金香花落了, 继之的是白雪皑皑的大地。校园安排学生们去当地的一个公园采风, 这个公园是为了留念一位死去的将军而建, 这位将军在当地颇有些名望。公园在群山环绕之中, 犹如一汪明澈的潭水中的浮沉碧月, 具有奥秘的颜色。旧日开满山野的郁金香的身影已暂时不见, 但芳魂犹存。数条连绵曲蜿的溪水交错, 好像给藏匿的佳人配以碧玉般的绦裙, 在冬季这一具有才智的设计师的精心打扮下, 给冬日的圣境山水穿上银光灿烂的礼衣。茵槐对原海说:“真是地灵人杰, 将军便是人们心中的龙!我要具有权利, 我也要成为一条像将军相同的龙!”原海缄默沉静了一会, 答复:“我不希冀太多功利, 我只想多读些讴歌郁金香的诗句。”茵槐笑了起来, 不屑的说:“哥们儿, 你不喜欢财富吗?有了财富, 每天都具有郁金香。等我赚够了更多财富, 我会有这世界上全部的郁金香。再说了, 我父亲知道许多官员, 他会把我送进政府去作业, 等我有了权利, 什么希望完成不了呢?”这时, 原海正捧着一本书津津乐道的阅览, 他回过头说:“那届时就要在玛利亚圣母前为你祝愿了, 不过我的希望是能够多读些圣贤哲人的名著就够了。”茵槐摸着原海的膀子说:“朋友, 等我像将军相同, 有了财富、权利, 届时候我绝不会忘了你的。”……又不知过了多少年月, 两位少年的芳华也像上一年的郁金香, 无法回来了, 郁金香继之而来的是芳华重生, 但他们却不可。原海斗争多年, 考入了普罗旺斯的一所大学, 攻读法令, 在大学的日子里, 原海常常想念着从前的挚友, 他无法知晓朋友这些年阅历了什么, 他过的怎么?后来, 原海成家立业, 在首都久居, 当地的法学界精英中, 原海最为年青, 但是成果却是最大的。多年来, 他常常设法与茵槐联络, 但是他渺无音讯。在他的心中, 或许茵槐已经成为社会的成功人士, 他怎么会介意他这位从前的朋友呢?逐渐的, 原海心里也就释怀了。又是一个冬日, 郁金香干枯了。一次偶尔的时机, 原海前往当地的监狱处理公务。这天有许多新来的罪犯受审, 他是首要的审理作业者, 就在这时, 原海看到了一张非常沧桑的面孔, 再了解不过的身影, 但是面貌改变太大, 使他有些不确认。那位监犯低着头, 带着手铐, 四肢有些哆嗦。“你叫什么姓名?”原海问:监犯低着头轻声说了姓名, 原海听后不由得一颤, 激动难以言表, 心砰砰直跳, 他悄悄擦去眼角的泪水。他确认面前的是自己的朋友, 但是他抑制住了心境。“什……什么罪过?”他用哆嗦沙哑的嗓音问道:“私运毒品, 拐卖亲儿。”监犯依然低着头答复。“你知道我是谁吗?”原海的声响再也无法抑制了, 因激动变的沉重。“不知道, 我只知道您是审问我的人, 我的长官。”监犯仍是低着头轻声说, 有些惧怕。“你昂首看看我是谁?”烦人这才慢慢的抬起头。“你……你是……!”烦人尖叫的喊出朋友的姓名。原海和茵槐, 这一对别离多年的挚友, 在泪水涌流中拥抱在一起, 诉说着这些年的境遇。原海从茵槐口中得知, 自结业后, 两人各奔东西。茵槐父亲经过走后门把儿子塞进了当地的政府营销中心, 可茵槐好逸恶劳, 有一次由于盗取公家的资产被抓个正着, 单位开除了他。而这时他的家境也由于父亲的逝世而衰落, 落魄的他又染上了赌博酗酒,

赌博中把家产输了个精光。他堕入深渊, 为了得到一点钱去换酒,

他不吝将自己的亲儿子给卖了。他的母亲和妻子节衣缩食才把孩子给赎回来, 妻儿离开了他, 远走他乡。后来母亲沉痾, 临走前不许他送终, 与他隔绝血缘关系。他前往母亲的葬礼, 却被兄弟们赶出。后来他无路可走, 只得走上了贩卖毒品这条不归路, 他自己也身染毒瘾。直到最近, 被差人捕获。听到朋友的话, 原海感受许多, 深深叹息。
       监狱的出口处, 有一泓清泉涓涓细流。拍打着两岸的岩石, 当地人称为“涤魂河”。水流声赋有音乐美, 但音乐固然是自在的, 让人心动的。神话传说里, 阴间宿世罪恶魂灵在此处从头为人, 经河水洗礼, 这涤魂之水在监狱旁颇有挖苦含义。
       是呀!人心魂灵能够洗刷重来, 可有时命运却不像涤魂水般赋有怜惜心, 命运女神把人生作为玩具玩弄把玩的确无情的。有人说:“河水是不公正的, 由于她有时把汗水付诸于一片片自身就阴雨连绵的区域, 使得这些区域江湖纵横, 绿茵密布。相反, 在自身就少雨的干旱区域却不给予一点帮助, 一丝怜惜, 使其变成荒漠。但我想, 江河的初心是公正的, 她相等的给予每个人以时机。她之所以变得不相等, 是由于她流经了充溢不相等的大地、善恶并行的人世。人生自身便是江湖, 不要抱怨命运的不公, 咱们的时机生来相等。命运是一场棋局, 执黑执白无所谓, 身世不重要。是善是恶, 是志存高远, 仍是苟全性命, 是犹豫不定的窝囊, 仍是胜天东床的刚烈。或许不会比及结局, 冥冥之中已有定数, 唯有一颗心是决议输赢的要害。……亲和的酒馆老板, 给我共享了这样一个小故事,

我饮着醇香可口的酒水, 脑海里幻想这个产生在郁金香国度的往事。故事里的人, 将无情的人情冷暖, 化为郁金香的不同香味, 溶于佳酿, 在品味的一刻, 饮下时空间隔下社会的变迁。冬日来临了, 小城的郁金香还未到怒放的时令,

看来生疏的我第一次来到, 真的显得与普罗旺斯的全部方枘圆凿, 但于书面的神往已使似曾相识的心境逾越了地域。走在小城的冷巷街道里, 流年的屋舍, 古城的旮旯。在那些小酒馆里, 普罗旺斯的人们找回新年代的惋惜, 对美好记忆的丢掉。普罗旺斯小城的一砖一石, 一草一木,

都是古典的浓缩, 凝聚了风情人心。在酒馆里, 一杯杯浓香可口的酒水, 淡淡的滋味, 道尽年代的百态。一个大酒馆便是一个小社会。陈旧但温馨的小城, 热烈的馆舍, 成为几代人的逗留。

4.55852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