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机构联手QFII疯狂出货限售股 1.22亿筹码套现加速创业板赶底

       2月1日至3日是创业板首批上市28家公司IPO网下申购部分解冻的日子。1日, 创业板市场开盘就出现了整体暴跌, 一度数只股票被打至跌停, 随后在大盘反弹的带动下, 创业板跌幅相对收窄。 从1日至3日的解禁日中, 共有1.22亿股限售股解禁, 盘后的公开信息与成交量在解禁日的暴增显示出, 在首批上市公司网下申购部分解冻的时候, 大部分限售股已套限于二级市场。游资、QFII与机构联手大举卖出, 三类资金联手做空形成了创业板加速赶底的局面。 有市场人士指出, 从估值与近期大势综合来看, 机构投资者网下申购筹码的套现不仅不能够使创业板形成阶段性筑底行情, 反而会加速创业板的继续赶底。A 1.22亿解禁股“压垮”创业板 2月初, 创业板首批上市的28只股票迎来了首批限售解禁股, 面对1.22亿股的天量解禁与价值数十亿的浮盈筹码,

创业板又遭重创。其实在2月1日的创业板大跌前, 面对巨量限售解禁股的减持压力, 市场已经用股价持续破位下跌的方式做出了提前预告。 在1月18日至29日的两周交易时间中, 首批创业板28股除神州泰岳、鼎汉技术等几只个股外, 其余个股均走出了破位下跌的走势, 两周时间累计跌幅接近20%。 2月1日, 除北陆药业与大禹节水以外的26只创业板股票限售股解禁, 当日创业板整体暴跌, 首批28只创业板股票平均跌幅高达5.72%, 盘中数种个股跌停, 收盘跌幅超过8%的股票高达12只, 占比接近50%。其中汉威电子跌幅最大, 收盘下跌9.27%。 从盘后的公开信息可以看出, 游资与QFII在2月1日的创业板大跌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其中以中金上海淮海中路营业部、招商证券北京北三环东路营业部、中金北京建外大街营业部最甚。 数据显示, 仅2月1日一天时间, 中金上海淮海中路营业部、招商证券北京北三环东路营业部、中金北京建外大街三家营业部就至少分别参与了6只、5只、3只创业板股票的卖出, 累计卖出金额高达9846万元, 其中仅招商证券北京北三环东路营业部一家当日就卖出股票对应金额高达5303万元。 在2月1日创业板暴跌过后, 有分析指出, 首批上市创业板股票的解禁压力短期内将不再存在, 因为首批上市创业板的28只股票下次解禁高峰要到今年10月底, 在2月1日暴跌过后, 创业板估值更趋于合理, 28只股有望率先筑底反弹。 对此,

世纪证券分析师吕丽华对记者表示:“我国创业板企业上市以来, 可以看到, 包装色彩是很重的, 尤其是一些券商的投资公司参与到上市公司的股权中。未来创业板股票将会继续探底过程, 真正的分化可能要到今年中期预告2010年业绩的时候, 近期还是会有资金在炒作创业板的, 因为机构限售股的解禁不排除有机构拉高出货的意图在里面。”B 机构假买真卖成做空主力 2月1日创业板的暴跌与游资、QFII的撤退不无关系, 但最大的空头司令还是来自于首批上市公司IPO网下配售的机构投资者, 正是机构投资者抛出的大量筹码造成了创业板近日的暴跌, 这个结论从成交量以及盘后的公开信息就可以推断出来。
        2月1日早盘, 创业板首批上市的28只股票均出现了大量卖单, 同时成交量异常放大, 盘后数据显示, 除神州泰岳、乐谱医疗、北陆药业、大禹节水四股相比1月29日成交量放大2.7倍、2.2倍、2.2倍、1.7倍以外, 其余24只个股的成交量相比前一个交易日均放大至少3倍以上,

其中中元华电较前一个交易日成交量放大8.54倍。 除北陆药业与大禹节水外, 其余创业板首批上市的26只股票的相同特征就是2月1日为网下申购部分的解禁日。北陆药业与大禹节水2月1日的相对小幅放量可以看做是机构出货前游资的提前出局, 因为两公司的网下部分解禁股被分别放到了2日与3日。 2月2日, 北陆药业IPO的机构投资者网下配售股解禁, 当日北陆药业同前日的情况相同, 较1月29日成交量猛增6.22倍, 同样出现了2月1日解禁股解禁当日巨幅放量的情况。同样, 2月3日大禹节水限售股解禁日, 该股的成交量也出现了暴增3.5倍的情况。
        同样,

从首批上市的28只创业板股票限售股解禁日的成交量(股数)与当日每只股票解禁股数量的比值也可以看出机构出货的影子。 统计得出, 28只创业板股票限售股解禁日解禁股总数与解禁日成交量的比值的均值为1∶0.91, 换句话说就是某股票的100股限售股于某日解禁, 而当日该股的成交量为91股, 而实际上从2月1日至3日的解禁日中, 共有1.22亿股限售股解禁, 从解禁日的成交量暴增可以看出, 大部分限售股已经套现于二级市场。 这也可以从盘后的交易公开信息得知。 2月1日, 在其余个股限售解禁大幅放量时, 该股未放量, 而在2月3日大禹节水的限售股解禁日, 大禹节水突放天量, 公开信息显示当日卖出该股的前五个席位均为机构投资者。而当日大禹节水的大单与特大单交易份额为37%与8%, 较之前交易日大比例增长, 同样的情况在其他创业板股票解禁日一样存在。 以2月1日限售股解禁日跌幅第二大的宝德股份为例, 当日宝德股份收盘大跌9.23%, 当日该股成交中的大单所占比例为当日总量的49%, 而之前大单在该股的成交占比一直保持在30%以内。 世纪证券分析师吕丽华对记者表示:“机构投资者选择在筹码解禁伊始就将股票清空说明机构投资者认为目前手中股票估值过高, 目前在创业板上市的公司与真正之前说的创业板定位并不相符。我国有中小板市场, 所以机构对于创业板来讲参与性并不大, 不像西方国家没有中小板这一说法, 中小板的存在使得创业板的推进并不明显, 反而两者之间的估值却是相差甚远。这些公司在保荐与发行阶段宣传没有参考体系, 但事实上在某一细分的主业上都是可以找到类似公司的。
       相对可以比较的公司来讲, 目前创业板股票的估值仍然是很高的。” 数据显示, 截至2月4日收盘价, 创业板平均市盈率为83.87倍, 相比年初的106.04倍回落了21%, 但相比中小板平均48.8倍的市盈率还是高出了72%, 而同期, 深圳主板市场市盈率为39.68倍, 上海市场A股市盈率仅为26.3倍, 为目前创业板平均市盈率的47%与31%。
       
3.126693s